七星落长空 第167章纸活血洗青山村

小说:七星落长空 作者:精卖了昂 更新时间:2019-05-09 08:54:27 源网站:棉花糖
  李婶的男人抬头借着灯光一眼就看到了门口处有一个小孩儿的身影。

  刚才他也听到了阿黄的狂叫声,李婶说出去也没看到什么东西,可能是谁家淘气的娃娃再逗狗玩呢,所以老两口也没当回事。

  但是李婶的男人这一抬头却是看见门口处此时有个小孩儿的身影,这下他便有些恼了。

  谁家的娃娃这般淘气,这大晚上的都闹到人家屋里了,李婶的男人披着衣服,翻身下地,蹋啦着布鞋,拿着小油灯就往那个娃娃方向走去,他想着是要过去训斥两句将小孩儿赶走了也就得了,老两口不是还得休息呢吗?

  李婶的男人快要走到他跟前的时候,从门外刮出来一股阴风,吹眯了李婶的男人的眼睛,同时小油灯也被风吹的有些摇曳,火苗小了很多光线自然也有些昏暗了。

  “你是谁家的娃娃,这都什么时辰了,还不回去睡觉去还再外面疯跑什么!?小心我告诉你家里大人,赶紧回家去!呃……啊?!”李婶的男人刚要说些什么,但是眼前的一幕却是让他惊骇莫名。

  只见在黯淡无光的小油灯的灯光下,一个满脸鲜血的纸人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他,手中的一把纸刀还在滴滴答答的往下淌着血珠。

  李婶的男人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不停的喘着粗气。

  “哎哟我的娘哎!这是谁家倒霉孩子,大晚上的吓死人啊!谁啊!出来!”李婶的男人气愤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绕过金童纸人,来到门口处大骂道。

  但是这时候却是传来李婶的惊呼声。

  李婶的男人听到自家婆娘的叫喊声,刚一回头,便看到一把明晃晃的纸刀朝着自己迎面而来……

  这样的事情出现在青山村各家各户,就这样,这种诡异的气氛瞬时间在青山村里弥漫了开来……

  金童玉女的纸人,纸牛纸马,其中还有几人手持哭丧棒,肩扛引魂幡的几人一边嚎啕大哭,一边收割着村民们的生命。

  关于这个纸牛的还有一个说法,基本上是男人去世,要为其烧纸马;女人去世要为其烧纸牛。民间丧葬习俗认为,纸马供男人乘骑,纸牛为女人喝脏水血水(生前洗衣做饭的水)。

  关于这个纸牛还有个禁忌的故事。

  村里曾经有个单身还没娶媳妇的小伙。在外村给人扛活做长工,长期就在财主家里住,一年到头也回不了几次家。

  财主家在镇子上开着一个货店,这一天,出去送货的三辆车,一辆车走到离长工村子不远的路上坏了。于是让这个长工在路边看着车和货,财主领着其他人和两辆好车先往镇子货店卸货,然后再拿工具回来修车接他。

  这个长工看着自己村子就在眼前,想回家看看父母。可眼前又有这些东西抽不开身。没办法啊!

  他卸了马,支起点棍,躺在车下面休息。过了一会儿,在村里面出来了一辆轿车,套着一头黄牛,慢慢悠悠的走了过来。

  他一看牛轿车,正新瓦亮的,蓝娇帘,红穗头。再看前面的那头老黄牛,膘肥体壮,拉着轿车走的是四平八稳,远远看去,好不气派!

  这时,从牛车窗处露出一个人脑袋,正在长工看着牛车入神时,此时又看见了车上的人,这一看还真认识,正是自己村里的一个长辈。

  他赶紧过去打招呼,问:这是去哪儿,那长辈也下了牛车,说要出一趟远门。这时又问这个长工有没有针,长工赶紧从车上布褡裢里面拿出随时带的针线递给他。

  那长辈用针在牛嘴上一阵乱扎,把个牛嘴扎的血淋淋的,最后“嗼”一声叫,这个长辈随后就拉着牛在路边吃起草来。

  这个长工看的出奇,就问他这是在干什么呢?那长辈说出门的时候忘了喂牛,现在趁着路边的青草喂一下,也好赶路。

  这个长工也没多想,赶紧说趁着他放牛的时候,自己回家看看,让那长辈帮忙给看一下这车和货。说完骑着不上马鞍的马,赶回家里看望父母。

  父母听他一说倒吸一口凉气,告诉他,给他看车的那个长辈今天刚刚出殡。他看到的那个牛车应该是纸扎的牛车。

  长工赶紧回去一看,哪有什么长辈,只是在出村的地方有一些烧过的纸灰。

  后来一问负责出殡的人,的确是忘了给纸牛开光和喂草。

  原来这纸牛纸马在烧之前,要先用针在眼睛、耳朵、嘴等地方用针扎着开光,再抓一把草给它喂上。由于当时事多,给忘了这才让这位碰上了这么一出。

  故事先说到这,咱们回过头再说青山村。

  在青山村中杀戮四起的时候,四个抬棺匠抬着一口棺材就这么在远处注视着青山村发生的一切。

  “教主,此等小事交给收下人去做就好了,何须您亲自出马呢?”其中一个抬棺匠说道。

  这时候棺材里却是发出了声音:“一些小鱼小虾交给他们也就算了,但是这个秋叶刀的主人有些棘手,护法们摆不平的,另外,九龙峰弟子透漏的消息,这里好像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娃娃,来到此地主要的还是过来看看这个娃娃的。”

  棺材里的人正是九阴教分教的教主刘一天,也正是那个屠杀了整个李家庄的人,而那几个手持哭丧棒的几个护法中还有一个天缘的熟人,李家老五。

  也正是那个出卖整个李家的叛徒,现在,他已经成为了刘一天手下的一位得力干将。

  作为一个合格的走狗,他在出卖李家庄之后,得到了刘一天的赏识,之后逐渐融入了九阴教,而且还真真正正的被九阴教给洗脑了,成为了一个货真价实的走狗,为九阴教四处厮杀。

  然而这个九阴教教主刘一天做梦也不会想到这个让他略微有点感兴趣的小娃娃正是李家庄的遗孤,李家老五的侄子,李天缘。

  要是他知道的话定然早就派人过来斩草除根了。

  泄密给九阴教教主的人也不知道天缘的这个身份,只不过是二人之间有一些摩擦,在讨好九阴教之余不忘了借刀杀人铲除这个眼中钉肉中刺。

  这么一切发生的都是这么的巧合,却又发生的这么恰当。

  “教主,前边好像遇到了一些麻烦。”一个抬棺匠看向远方说道。

  “过去看看。”刘一天嘶哑的声音从棺材里传了出来,随后四个抬棺匠便抬着棺材往村里走去……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言情小说,重生小说,玄幻小说,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七星落长空,七星落长空最新章节,七星落长空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